一文读懂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的资本招商成功术:合肥招商秘诀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2-09-13
文章来源:招商引资内参
浏览次数:167

  【招商引资内参导言】
  
  近几年,资本招商成为了地方招商最重要的方法之一,合肥是这种方法的集大成者。此前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做客央视《对话》,系统讲述了合肥资本招商方法论,他强调:准确地说,我们不是“风投”,是“产投”;靠的不是赌博,是拼搏;合肥政府的一个可贵之处正在于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新官始终理旧账;招商引资内参(微信号zsyznc)选取母基金研究中心整理的虞爱华谈资本招商的文章供参考借鉴。
  

1.jpg

  
  【招商引资内参正文】
  
  去年夏天,“中国最牛风投”的故事让合肥成为世人关注焦点,江湖上到处流传着合肥的各种传说。
  
  2020年,合肥市GDP突破万亿,是2000年的三十倍。20年时间GDP增长了30倍,这样的增速放眼国内,恐怕除了深圳之外再无敌手。从默默无闻、几乎没有存在感到今天一跃成为国际家电之都、IC之都、创新之都,再到2020年首次入围新一线城市榜单,合肥堪称城市华丽逆袭的典范。
  
  有人认为合肥“运气好”,但这并不能解释合肥为什么可以一次又一次笑傲江湖。有人说合肥“胆子大”,但也有人反驳,合肥人骨子里很保守。与其叫“赌城”,不如叫“伪装成政府的风投”。
  
  为什么是合肥?合肥为什么能做到?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虞爱华在对话中披露了“万亿合肥”背后的真正密码。
  
  01是“产投”不是“风投”
  
  合肥这么短时间进入“万亿俱乐部”,虞爱华指出,“合肥速度”背后靠的就是创新创新再创新。有人说,合肥这座城市把创新当生命、抓创新像拼命、视创新如使命。
  
  对于媒体称合肥是最牛风投机构,虞爱华表示:“准确地说,我们不是“风投”,是“产投”;靠的不是赌博,是拼搏。因为,赌博是有今天没明天,拼搏才是抓今天赢明天。”
  
  而合肥投的方向也十分明确:主要是“两向”,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符合国家政策导向的新兴产业。近年来,合肥做了许多“无中生有”“新题大做”的文章,围绕“芯屏汽合”、“集终生智”补链延链强链,不断提升产业链稳定性和竞争力。
  
  对于任何一家投资机构来说,如果投资经理换了人,投资策略就可能会发生改变。而对合肥这座城市来说,“这么多年来,合肥政府的一个可贵之处正在于‘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新官始终理旧账,没有因为人事的变动影响对企业政策的变化。这么多年来,合肥始终是结交新朋友,不忘老朋友,永做好朋友。而从合肥在打造营商环境的经典案例来看,时时体现出的是“先和企业共患难,再和企业同富贵”。正是这种勇于担当和尽责守信,让如今的合肥成为商家必争之地。”
  
  02合肥史上“最持久”的投资
  
  虞爱华特别提到了,在合肥还有一项十分特别的投资,一投就是50年,堪称史上最“持久”的投资。而这,正是合肥与中国科大“一城一校”之缘。
  
  “合肥与中国科大相亲相爱、相伴相随,而且历久弥新。没有中国科大,合肥难有今天这样出彩。中国科大有今天,也有合肥出的力。”
  
  虞书记提到的这个故事还要追溯到上个世纪。1969年,受国内外复杂局势影响,13所在京高校因故被迫外迁,疏散到全国各地,史称“京校外迁”。其中最不受待见的一所学校,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科大”。当时全国因为“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吃不饱饭是很多人的共有记忆,而当时一所大学几千张嘴,就成了很多省市的“负担”——中科大原本计划去河南,被拒绝了,改去江西,又被拒绝了。
  
  虽然河南拒绝了中科大,但河南出身的安徽省领导人李德生,独具慧眼将中科大邀请到了安徽安庆落户。安徽省当时明确表示“安徽人民即使不吃不喝也要把中国的科学苗子保住”。
  
  坐落于淮河以南的合肥,没有暖气,冬冷夏热,生怕师生呆不惯的合肥干脆为中科大建立起了第一条供暖专线,让中科大从此成为了南方有暖气的大学。
  
  不仅如此,当时穷困落后的合肥,生怕老师学生缺电不能好好学习、研究,干脆给了中科大最高级别的供电保障——政府可以停电,中科大绝不能停电。
  
  合肥几十年来一如既往对中科大好,甚至后来中科大要扩建的时候,合肥干脆把中科大互不连接的东校区和西校区之间的部分拆了,划为中校区留给了中科大。
  
  1972年,中科大重建数、理、化基础教研室,恢复开展教学研究工作;1978年2月中科大恢复列为全国重点大学;正因为有了中科大的“下嫁”,合肥这个当时还比较穷困的“铁路盲肠”城市,终于有了逆袭翻盘的筹码——人才,这也成为合肥发展的基础。
  
  03投资的风险党员干部担,主政者担
  
  此前,最令市场津津乐道的是,合肥专盯那些“走投无路”的大型困境企业大胆下注“招安”,敢于接纳“落难王子”。
  
  一家家深陷困境、举步维艰的独角兽企业,在“合肥模式”的催化下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实现“史诗般的崛起”:1999年12月,科大学生出资300万元创立的“硅谷天音”弹尽粮绝之际,安徽信托、美菱集团和合肥永信三家国企分别拿出1020万元各占17%的股权,与硅谷天音的老股东一起成立讯飞有限,最终解了燃眉之急。
  
  这家企业就是科大讯飞的前身。如今科大讯飞已发展成为营收超百亿元、市值近千亿、人员过万、一年纳税近十亿的明星企业,成为安徽省高技术产业和人工智能产业的一张靓丽名片。
  
  2008年出手当年巨亏超过10亿元的京东方:京东方落户合肥,开建第6代TFT-LCD液晶面板线,项目所需175亿元资金完全由政府托底。
  
  2011年,下注长鑫半导体,合肥开始书写“中国芯”崛起的故事。
  
  2013年,华米科技的前身华恒电子陷入发展困境,合肥高新建投集团旗下高新信用担保公司及时提供担保。
  
  合肥最为人称道的投资,莫过于2020年对蔚来汽车的70亿投资。拿到合肥政府的70亿元投资之前,蔚来可谓命悬一线。2019年亏掉112.9亿元后,蔚来又遭受疫情雪上加霜,最困难的时候,恨不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因此,当2020年4月合肥决定向蔚来“慷慨解囊”时,外界视之为“一场豪赌”。
  
  资金落地后,蔚来境况逐渐好转。2020年下半年,蔚来股价飙升20倍,销量也屡攀历史新高,其市值已接近900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五高车企。
  
  自合肥引入新能源汽车业务以来,江淮、大众、国轩、蔚来已经抱团式扎根合肥,安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到了全国12%……据统计,围绕新能源汽车产业合肥投资了50多个相关项目,总投资额超过500亿,聚集产业链企业120余家。
  
  对于投资的风险谁来担这个问题,虞爱华直言:投资的风险肯定是党员干部担,特别是主政者,要敢于担风险。“只想保险,怕担风险”干不成事。当然,担当作为不是胆大妄为,必须基于科学的决策、严密的程序。
  
  “有多大的担当,干多大的事业。纵观合肥,许多成功战例,都是基于科学的决策和严密的程序,都是与企业先‘共患难’,然后才‘同富贵’。京东方、蔚来汽车的成长,就是最好的证明。”
  
  此前,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也曾表示,即使失败,也要对天使母基金从业人员免责,“当时我们研究的时候,就是讲,规则、规矩定好之后,所有的政府官员不再参与,交给市场去运作,由母基金和子基金去运作。我们的从业的人员只要没有道德风险,我们讲,我们要宽容、要包容。因为这个它不可能,或者绝大多数可能是要失败的。只要没有道德风险,没有营私舞弊、没有这个贪污等等,我们都是免责的。”成立于2018年的深圳市天使母基金,如今基金规模已增加至100亿元,这是国内迄今规模最大的天使母基金。
  
  母基金研究中心创始人、水木资本董事长唐劲草表示,“基金招商”已经成为当前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杀手锏”。“合肥模式”的成功不仅仅体现出地方政府要善于做母基金、甘于做纯LP,更值得借鉴学习的是领导勇于担责、政府引导与市场化并举。
  
  合肥领导的敢担责,在当时对京东方的投资就可见一斑。2008年,在国际金融海啸最绝望之时,那时的京东方也挣扎在死亡边缘,为了活下去,卖过保健营养茶、开过北京烤鸭店、研发过“绿波”营养液……
  
  据《光变》一书披露,当时,上至政府、下至金融机构都不看好中国的显示屏产业,普遍认为只有从国外引进生产线才能生产。但液晶显示器作为全球尖端产业,一条生产线动辄一两百亿元的投资规模,鲜有企业能够承担,更不用说地方政府了。
  
  但一年财政收入只有一百亿元的合肥,却不信这个邪。有媒体报道称,一名合肥政府官员曾透露,“为了项目能上马,当时合肥市承诺拿出一年财政收入的80%来投资。”为了京东方,合肥甚至把地铁项目都暂停了。
  
  此举很快引来各方的质疑。当时,合肥市政府尽管面临很大的压力,仍力排众议,敲定了京东方六代线项目。“(投资)决定下的很痛苦。”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区域研究室主任林斐曾表示。
  
  事实证明,用城市地铁换京东方一博,合肥市领导的力排众议的担当没有白费。
  
  2010年,京东方六代线投产后,结束了中国大尺寸液晶面板100%依赖进口的局面,中国的彩电业第一次获得了本土显示屏供应商。
  
  在随后的10年里,京东方在合肥还开了8.5代线和10.5代线,带动了70多家配套企业到合肥来发展,解决的上下游就业岗位数不胜数。
  
  如今,合肥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显示屏基地之一,除京东方、维信诺等一批龙头企业外,一批配套企业也纷纷入驻,打通了从原材料到核心器件,再到终端应用的全产业链。
  
  04千里马与伯乐之缘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此前在一次演讲中曾表示,去年在蔚来最为危难的时候,“差点就挂掉了”,“安徽省和合肥市政府在我们最关键的时候伸出援手,也创造了奇迹,六个月以内就让合肥有了很好的投资回报”。
  
  “非常感谢安徽、合肥对我们的雪中送炭”,李斌说,“只有政府才会看得很长远,投资机构没有人救我们”。
  
  在本次央视《对话》中,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宏卓以当时投资蔚来为例对外透露了合肥国资投资的决策程序:“当时合肥是四条战线同步在开展。第一组织了专业的团队,也委托了国内一些顶尖专家进行论证,对蔚来的技术、供应链和市场等进行全方面的研判;第二,高度关注国家的政策导向,对智能电动汽车的发展,包括他们采用的这种换电模式的支持,给做决策提供一些支撑;第三,委托了专业的机构,通过法务和财务对企业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第四个战线就是我们跟他们进行详细、周密、严谨的商务谈判。
  
  我们谈一个项目,必须对投资管理最终资本退出全过程的每一个细节进行考虑,一旦确定就按照协议来履约,这是我们去年在很短的时间里高效投资的一个过程。”
  
  李斌表示,合肥的工作做得非常细致,在决策程序方面也是很有创新性,通过专业投资机构来联合投资,进一步从市场角度去验证投资的合理性。
  
  所以,合肥对蔚来的投资,是建立在对风险有充分研判的基础上,再经过科学的一个决策程序后坚决地去实施。虽然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完成这样一个决策,但背后做的工作是很辛苦的。
  
  “还有一些小细节:那就是在合肥落地之后,很多汽车产业的朋友,说在2、3月份的时候,接到各种各样的合肥来的电话,基本上把我们公司和我个人调查了个底朝天,甚至包括市里面的领导。所以说他们的专业性也让我十分的敬佩。”李斌谈到。
  
  虞爱华也认为,打造了这么多明星项目的合肥的投资团队,他们靠的是手艺而不是手气。“这个城市在招商引资发展上有一个可贵的品质,那就是先和人家共患难,然后才同富贵,像蔚来的李斌去年被网上称作‘最惨的男人’,当年在那种情况下,合肥选择一起共患难来做这个事情。”
  
  合肥的投资团队的专业性一直为业界所称赞。安庆日报曾对合肥招商团队做过一次报道,合肥市投资促进局有一批数百人的项目招商人员,按照集成电路、软件人工智能等18个重点产业分类,每个人负责研究特定的产业行业,每年有200多天在全国各地寻找各种值得投资的项目。
  
  团队专业到什么程度?在某地考察一家工厂时,招商人员看了厂房和设备后,给出了项目的投资额,与实际投资额仅相差一百万元。
  
  一家VC机构投资经理曾表示,他曾经拿到过一份合肥的芯片行业招商计划,几百页的报告里对芯片产业的发展趋势、市场需求、技术分析、政策解读进行了清晰梳理,精细程度不亚于专业的投资机构。
  
  正是这些专业的研判,成为合肥下注的坚实后盾。
  
  此外,合肥投资蔚来,不光有着严谨的科学决策程序,根据此前有媒体披露的消息,合肥还和蔚来进行了一次“高业绩对赌”。
  
  根据曝光的信息,为了拿到这笔投资,蔚来要达到的目标是:“蔚来中国2020年营收148亿,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并且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
  
  蔚来汽车需回购蔚来中国股份的情况包括以下5种:
  

2.jpg

  
  从对赌协议的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出,合肥虽然是“雪中送炭”,但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分步实施、分批到账,既要求2年内的年销量不低于2万辆,又要求蔚来“及时”IPO上市。
  
  05为政府挣钱不丢人
  
  对于合肥,并非没有质疑的声音——有网友问,政府如果整天都在考虑投资,考虑回报,这些似乎不应该是政府的本职工作?
  
  虞爱华坦言,为政府挣钱不丢人。“挣的越多越好,这是为老百姓挣钱呢。政府要做的事情很多,如何改善民生,如何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如何抓科技创新,实际上都是政府要做的事情,其实所有做的事情里面都有一个基础条件,那就是你有财力去做这个事情。那么财力在那里?你肯定要靠发展,发展要靠项目,项目要抓新型产业才有未来,所以有人认为合肥跳到水里面和大家一起游泳,正因为合肥这种做法,才让很多企业少了顾虑和担心,如果说,你让企业在水里游,他呛水了你也不拉他那要你政府干什么,所以说,中央反复强调,一定要把有为政府和有为市场结合好,合肥的这种做法,我认为以政府更有为,推动市场更有效。”
  
  虞爱华的发言值得我们深思。有业界人士把“合肥模式”总结为“地方政府公司主义”:政府不单单是社会的“守夜人”,还是市场的参与者,强有力地主导本土产业政策。政府引导与市场化并举,才成就了合肥的“最佳政府投行”。
  
  近年来,地方政府变身风险投资人,背后无非是招商竞赛的升级。为吸引企业落地,地方政府通过地方融资平台、产业引导基金等方式入股企业,“以基金撬动资本,以资本引入产业”。
  
  今年,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政策,给VC/PE行业发“大红包”,吸引投资机构与投资人。母基金更是迎来久违的大爆发,几乎每隔两天就能听到新设母基金的消息,不仅是省会城市、地市、区县纷纷设引导基金,连市场化母基金也焕发了新的活力。
  
  深圳出台了《关于促进深圳股权投资持续高质量发展的若干举措》、苏州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促进苏州股权投资持续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青岛发布“青岛创投风投十条”2.0版、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上海全球资产管理中心建设的若干意见》……“基金招商”在引领产业发展方面的作用,正在深入人心。
  
  政府的钱需要花,但是怎么花、花在什么方向,是有讲究的。此前,有不少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时,经常以国资平台公司自有资金和土地与招商企业组建合资企业落户当地,还会给予财政补贴、贴息等支持。其结果或是财政消耗性投入,或是投资沉淀、固化,最终造成政府财政赤字不断扩大,背上沉重的负担。
  
  而“最佳政府投行”合肥却是通过政府投资带动更多社会资本共同进行产业培育,政府通过财政资金增资或国企战略重组整合打造国资平台,再推动国资平台探索以管资本为主的改革,通过直接投资,或组建和参与各类投资基金带动社会资本服务于地方招商引资。
  
  招商是门大学问,其专业性复杂性类似于投行选择投资标的和设计交易架构。合肥的逆袭不仅是源于赌对了招商对象,也是招商专业团队的胜利和投资路径选择的胜利。
  
  借鉴“合肥模式”固然重要,但在资本招商“比学赶超”的路上,地方政府要发挥优势,补足短板,构筑起科创发展的独特竞争力,培育一批具有支撑的高成长性企业。在这方面,母基金作为股权投资行业的“源头活水”,是中小企业和创新型企业发展的关键推动力量。可以预见的是,各地政府势必会越来越看好与重视母基金的作用。